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影視資訊

奧斯卡最佳紀錄片《徒手攀巖》:與死亡一線之隔的完美

發布時間: 2019-04-05         閱讀:  74  次  

徒手攀巖是國家地理雜誌壹部拍攝徒手獨攀優勝美地國家公園內,全世界最艱難的巖壁的紀錄片。今天它得了2019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獎。這部電影紀錄的不是攀巖,而是與死亡壹線之隔的完美。


巨墻El Capitan。

我不懂攀巖,可是對這件事壹直很感興趣。第壹次去優勝美地國家公園,看到谷地中間的草原上豎立了很多撐著腳架的高倍望遠鏡,對著壹公裏之外的酋長巖(El Capitan)。望遠鏡旁邊擺著折疊桌椅,有些人還搭了休閑帳篷。那些人顯然那不是路過隨興而起,而是專門為這件事而來。


幾乎所有遊客都開著車子呼嘯而過,我卻好奇到把車子停下來走到草原中央,問他們在看什麽。壹位老先生告訴我,他們在看攀巖。我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前面就是世界著名近千米高的酋長巖,上面光禿禿的什麽都沒有。我看不到任何攀巖的人。

老先生把他的高倍望遠鏡借給我看,在他的指示下我在鏡頭內慢慢搜尋,才看到兩個白色的小點垂掛在巖壁上。他說那就是兩個攀巖的人,他們已經爬了五天,而且過去兩天都停留在原地沒有進展。當時我在好奇中帶著懷疑離開。我很難相信有人能夠爬上那樣的墻壁。

優勝美地最著名的兩塊巨大的巖壁就是酋長巖和半穹巖(Half Dome)。酋長巖El Capitan簡稱“El Cap”,攀巖圈內人士都稱之為“巨墻”The Big Wall。這兩塊巨巖隔著谷地互相遙望,也成了優勝美地神聖的地標。


不可能攀爬的巨墻。

酋長巖的高度相當於臺北101的兩倍。在1958年以前,全世界都認為酋長巖永遠不可能攀登──無論用任何方式。可是在那年有壹個叫哈定的花了47天,用繩索爬完全程。從此這個記錄就壹直不斷被打破,也被嘗試出更多攀登路線。

今天,攀爬酋長巖平均花費的時間是5~7天。當妳必須花壹個禮拜在垂直的墻壁上,可想而知的重量與補給問題就會成為非常大的挑戰。妳必須攜帶壹個禮拜的食物與飲水,再加上營帳睡袋繩索和所有的攀爬器材。這些東西全部加起來超過壹百公斤,完全要靠人力用繩索壹寸壹寸拉上去。

所以當妳在遠處用望遠鏡看過去的時候,通常妳會看到左右兩個小點,那就是兩個人,然後下面吊著壹個2米長的圓筒狀補給袋。每往上爬壹段,他們就把補給袋跟著拉上去。

攀爬的方式。

攀巖很粗淺又外行地來說,大約可以分成三種方式。第壹個就是上面提到的那種,用繩子壹寸壹寸的爬上去。這叫繩攀──從上面拉壹根繩子下來,靠拉繩往上爬,身體以扣環等具吊掛著。這是最傳統的攀巖法,身上所有需要的繩索與護具都必須帶齊。

第二種是徒手雙攀。這種攀巖以徒手進行,具和繩索只是用來防止摔落。由於所需要的繩索短,攀巖工具也大大簡化,爬巖的速度可以加快好幾倍。這種爬法由兩人互相接應,用繩索連著,當壹個人爬的時候,另壹個人必須把自己固定在壹個支撐點等待。領爬的人萬壹失手跌落,跌落的距離最多就是兩人之間繩索的長度,隊友的支撐點就是他們的止跌點。就這樣兩人互相交互輪流向上爬,慢慢前進。

當然還有人嫌這樣太慢,因為有壹半的時間都必須固定在支撐點等待同伴。所以就出現了第三種最不可思議的攀爬法:FreeSolo──那就是無繩索,無護具徒手獨攀。

這種攀爬法把所有的繁文縟節通通廢除。攀巖的人只靠自己的雙手雙腳,沒有繩子,也沒有其他任何防護措施,自己獨自往上爬。這樣的攀巖法最大的好處就是輕快。當然最大的壞處就是絕對不能出錯。只要失手壹次就不會有明天。


Free Solo這種不要命的攀爬法,已經出現了30多年。過去所有長期使用這種攀巖方式的,幾乎有壹半都已英年早逝。全世界的攀巖專家只有不到1%的人敢使用這種方式。但無論再不要命,還是從來沒有人敢徒手挑戰半穹巖和酋長巖。因為這兩座巨墻不但高而且難爬,90度垂直光禿的花崗巖壁完全沒有立足之地。

讓全世界跌破眼鏡的怪咖Alex Honnold。

但2007年,優勝美地的山谷裏突然出現了壹個名叫亞歷克斯。哈諾(Alex Honnold)的怪咖。當時他只有22歲,剛剛從加州的柏克萊大學土木工程系輟學。他偷了母親的箱型車逃離學校,以車為家,從此展開他的爬巖生涯。

哈諾從13歲開始就瘋狂愛上爬巖。他從初中開始壹直到大學每天都要練習爬巖三小時以上,從來沒有間斷過。這個怪咖在短短壹年之內讓優勝美地所有的攀巖家都跌破眼鏡。他連續徒手攀爬了優勝美地谷內好幾座數百公尺高的垂直巖壁,而且壹路打破紀錄。

徒手獨攀半穹巖。

在2008年8月的某壹天,他徒手從垂直的北面爬上了半穹巖,而且只花了兩小時45分。半穹巖我爬過兩次──但全世界爬半穹巖都是從背面拉鋼索上去。

背面斜度只有50度,是唯壹不需要特殊攀巖裝備就可以登頂的路徑。只要妳手足力,只要抓著鋼索不放,爬上這座世界著名的峰頂並不是那麽困難。只是這壹路從谷底爬到山頂,單趟要走六到七個小時。

可是哈諾這家夥卻只花了三個小時不到,赤手空拳從垂直的90度巖壁爬上來。為了減輕重量,他連水都沒有帶。他所有的身外之物就是壹袋石灰粉。

這件事震驚了美國媒體。從此這個怪咖聲名大噪。他是全世界第壹個,也是唯壹徒手獨攀半穹巖的。從那天開始,哈諾心裏盤算的下壹個人生終極目標就是徒手攀爬酋長巖。

華裔導演金國威。

Free Solo這部紀錄片的制作源頭應該追溯到十年前哈諾壹舉成名的那個時刻。哈諾認識國家地理雜誌壹位華裔專業攝影師金國威(Jimmy Chin)。

這位父母來自中國大陸的攝影師也不是省油的燈,他精通好幾樣極限運動──包括登山,攀巖和滑雪。他曾經多次攀喜瑪拉雅山,並且曾經在聖母峰登頂成功後滑雪而下。

2011年,金國威和兩位同伴成功攀爬喜瑪拉雅山脈從來沒有人攀爬過,形狀因被稱為「鯊魚鰭」的梅魯峰中峰,成為世界上首批登頂的人。他用隨身的攝影機把這次的經歷拍攝剪輯而成著名的紀錄片Meru。

拍與不拍的兩難。

不完美的代價就是死亡

總之哈諾從2009年年開始就思考要如何徒手獨攀酋長巖。這是哈諾人生最大的夢。誰都知道要徒手爬上這個近千米高的花崗巖巨墻,每壹步都不能有絲毫的不完美。不完美的代價就是死亡。當妳去做壹件從來沒有人嘗試過的事,妳的風險不只是能不能成功,而是這件事到底可不可能。

稍後金國威跟哈諾提到,想要為國家地理雜誌拍壹部專門報導他徒手爬巖的紀錄片。哈諾這才透露他的瘋狂想法。這件事不但沒有當下壹拍即合,金國威甚至想打退堂鼓。他不想讓拍攝這部電影成為鼓勵哈諾徒手攀登酋長巖的理由。他認為那已經超越紀錄片的道德範疇。

紀錄片跟劇情片最大的不同是,妳無法安排劇情。在拍攝的當下,沒有人知道下壹步劇情會如何發展。在Free Solo這個情境之中,下壹步的不完美就必然是死亡。制作小組沒有辦法面對這樣的結局,他們更擔心的是,會不會因為攝影小組的介入,造成哈諾分心而導致悲劇。

不去嘗試根本不是選項。

不能沒有嘗試而帶著遺憾度過這壹生

哈諾的回應是,不管拍不拍,這個夢他壹定要去執行對他來說,不去做這件事根本不是壹個選項;如果試了而失去生命,他願意接受這個結果──該發生的就讓它發生。他不能沒有嘗試而帶著遺憾度過壹生。

金國威於是接下了這個重責大任。全世界沒有幾個可以合乎拍攝這部紀錄片條件的人──他必須是職業攀巖家,又是職業攝影家。制作小組壹共找了四個合乎這樣條件的人,在2014年展開前置作業。

2015年,哈諾正式展開徒手攀爬酋長巖的訓練。他必須先選定攀爬路線,在護具的協助下,在光禿的花崗巖石壁上找尋每壹個可以攀附落腳的定點。然後反覆不停地演練。

石壁上哪怕是壹公分寛的邊,只要是他手指的第壹關節可以扣上;或是兩公分寬的裂縫,只要是他的手指可以插入這都是他攀爬的工具有些地方完全沒有落腳點,他只能靠鞋尖的摩擦力支撐自己的重量。另外由於低溫對摩擦力有幫助,他還得選擇黎明開爬。連這些微小的差別他都必須計算在內。


百視達DVD專賣店2019電影排行榜熱門電影DVD電視劇線上看2019大陸劇dvd線上看熱門陸劇DVD2019卡通動漫在線觀看熱門動漫DVD2019韓劇dvd在線購買熱門韓劇DVD泰國電視劇2019日劇線上看熱門日劇DVD2019台劇推薦熱門台劇DVD大台北DVD專賣店DVD影片專賣店美劇DVD專賣店2019歐美劇DVD熱門美劇DVD港劇DVD高清版熱門港劇DVD高清DVD購物網電視DVD在線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