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影視資訊

韓劇《獬豸》分集劇情_劇情簡介(1-48集全)-高清在線觀看

發布時間: 2019-06-28         閱讀:  126  次  


劇情簡介
《獬豸》講述的是身份低微的侍女生下的王子延礽君李昑(丁壹宇飾),充滿熱情的科舉準備考生樸文秀(權律飾),司憲府的熱血茶母汝智(高雅拉飾)壹起爭奪王權的故事   。
第1集
1719年蕭宗末代,世間流傳著世子無法誕下子嗣的傳言,當時朝中掌權者分化為老論與少論兩派,各自想扶持不同的王子坐上寶座,世子身邊僅剩下為數不多的心腹。壹時間,政局動蕩不安,人心惶惶。李昑是朝鮮的堂堂世子,卻因為母親是平民,他雖然身份尊貴,但壹直不被待見,可謂是壹個卑賤的王子。民間紛紛流傳,領相大人昨晚被司憲府的監察們集體告發,稱領相違法亂紀雖然位高權重,但卻有著不為人知的醜惡內幕。百姓們交頭接耳,議論紛紛。大司憲李以謙直到最後才得知手下告發了領相金昌中,他有些不高興,因為領相大人是老派的代表人物,在朝綱中舉足輕重,誰要是得罪了他,壹定會遭到報復,而且,領相和密封君非常要好,如果世子倒臺,密封君成為新壹任君王,領相勢必會讓司憲府吃不了兜著走。另壹邊,領相派人向司憲府的監察韓定錫施壓,警告他不要多管閑事。可韓定錫認為自己的職責就是主張正義,所以,他堅持調查領相與密封君勾結鬧出人命的事情。李昑偶然結識了苦讀多年卻依舊是進士的樸文秀,樸文秀哪裏知道眼前人的身份,還以為李昑同自己壹樣,都是為前途拼搏的普通書生。樸文秀誤以為李昑是收錢替別人代考科舉的,便氣沖沖地追著他不放,兩人在集市上妳追我趕,但最終還是被李昑逃脫了。韓定錫在集市上看見氣喘籲籲的樸文秀,急忙問他發生了什麽,原來,韓定錫與樸文秀相識已久,是老熟人了。此時,密封君在宮中大擺筵席,顯擺自己的武藝,他壹直覬覦國本的位置,想取而代之,成為壹國之主。當密封君耀武揚威時,延齡君忽然到來,還帶來了李昑,眾人都有些驚訝。延齡君以及延礽君李昑是兄弟,密封君卻是覬覦王位的旁氏血統,他對兩人突然到來非常不滿,出言譏諷李昑是賤婦所生,就算是世子,也是卑賤之軀。李昑不卑不亢,反而提起密封君殺人壹事,密封君這才乖乖閉上了嘴。

第2集
主上決定為密封君祖母洗刷冤屈,將其靈位搬回昭顯世子的廟堂,進行供奉。密封君對殿下的恩典感激不已,趕緊跪下謝恩。眾人都無法理解主上的決策,仁元王後忍不住詢問,主上這麽做,難道想廢掉世子嗎?主上冷冷地瞥了仁元王後壹眼,警告她不要多管閑事。領相金昌中得知此事,喜氣洋洋地祝賀密封君,密封君趾高氣昂,認為這才是找回了國家的根本。李昑在外面結識了壹個身份卑微的女子,他難得地向女子說起自己的身世,母親出身寒微,導致自己無論在哪裏,都擺脫不了低下的身份,既算不上尊貴的王侯,可又不是普通的貧民。女子對李昑的身世唏噓不已,二人有壹種同病相憐的感覺。樸文秀還對沒有抓住李昑的事情耿耿於懷,韓定錫看在好朋友的份上,也很重視這件事情,壹口答應會抓住李昑。另壹邊,李昑察覺到密封君的野心,他還從手下口中得知,密封君是壹個喪心病狂的人,不僅為非作歹草菅人命,還在屍體上寫數下數字,弄得大家都很忌憚密封君的勢力,生怕自己遭遇不測。可是,有的人見密封君鬧出了人命,就跑去討價還價,索要錢財或者功名,就保證不會把人命關天的事情說出去。但密封君可不是好惹的,他成功解決了每壹次的困境,那些威脅他的人,最終都沒有好下場。李昑在宮中欄桿上坐著,無意中看見壹個美麗的女子路過,女子躡手躡腳,動作靈活輕巧,李昑只覺得十分可愛,並不知道她就是司憲府的熱血女捕頭呂知。呂知是壹個女漢子壹樣的人物,韓定錫非常欣賞她,這天,大家聚在壹起討論如何對付密封君,呂知十分恨這個魔頭,發誓壹定要揭發密封君的罪行,不能讓這種人登上王位。此時,密封君正在野外狩獵,他野心勃勃,打算獵到圍場裏最大的獵物,出壹出風頭。呂知趁著密封君忙著狩獵,打算悄悄盜取他殺人的證據,誰知卻被密封君逮個正著,不得不束手就擒。

第3集
呂知勇敢地闖到圍場,打算盜取密封君犯罪的記錄,但是卻不幸被密封君抓住。密封君原以為這個殺手是男子,誰知李昑忽然現身,稱呂知是壹個女人,密封君如此對待壹個女子,真是有失風度。不僅如此,李昑還故意掏出弓箭,對著密封君的方向射了壹箭,只不過他故意將箭射偏,箭簇紮入了草叢中的壹頭大野豬,野豬咆哮著沖出來,眾人嚇得四處躲開,李昑趁機拽著呂知逃跑。李昑察覺到,呂知逃跑的時候壹瘸壹拐,他很關心呂知的傷情,但呂知卻毫不在意。追兵們很快趕來,李昑奮不顧身引開了敵人,讓呂知有機會逃走。密封君見呂知被放掉了,氣得沖上去與李昑扭打在壹起,誰知反而被武功精湛的李昑收拾得服服帖帖。這時,主上殿下趕到這裏,他誤以為李昑仗著世子的身份欺負密封君,便責罵了李昑,密封君在壹旁看著,洋洋得意。樸文秀壹直執著於抓住李昑,可是自從集市壹別後,他再也沒有機會見到李昑,不知此人到底是什麽來頭。李昑受到了父王的訓斥,他明明很委屈,但是卻不能聲張,因為李昑明白,自己是國家裏最卑賤的王子,沒有能力和父王分辯對抗。現在,李昑只希望能夠找到密封君殺人如麻的醜惡證據,徹底扳倒他。另壹邊,呂知回到了韓定錫等人身邊,她拿出自己從密封君身邊盜取的盒子,原以為裏面藏匿著犯罪證據,誰知打開來看,竟然是壹堆香氣撲鼻的幹花。呂知十分窘迫,她知道自己被密封君耍了,其實仔細想想,這麽重要的證據,怎麽會被自己輕易得到呢。呂知偷偷去找李昑,告知幹花壹事,李昑倒沒有意外,他很清楚密封君的為人,心狠手辣卻謹慎小心,自然會加強防範。李昑壹直沒有對呂知表明身份,可呂知聰明絕頂,壹下子猜中了李昑就是當今世子,李昑不得不感慨,這真是壹個聰慧的女子。李昑告別呂知,沒想到遇到了樸文秀,樸文秀抓著李昑不肯放手,呂知聞聲走出來,倒是令樸文秀吃了壹驚。樸文秀得知眼前的男人就是世子,他十分訝異。呂知得知李昑以魯太平的名義去參加朝廷選拔考試,她非常不解,因為魯太平是上個月死亡的年輕寡婦尹如玉的舅舅,尹如玉被密封君強暴了,然後痛苦自殺,但密封君卻沒有受到懲罰。另壹邊,密封君也突然得知,有人用魯太平的名義參加考試,竟然還得到了名次,他暴跳如雷,命令手下去殺死這個代考的人。

第4集
樸文秀自從知道李昑是世子,就壹直屁顛屁顛地跟在李昑身後,想要幫忙找出密封君的罪行,維護正義。如今,李昑以魯太平的名義拿到了名次,王上自然要召見這個榜上有名的人,可真正的魯太平卻早就失蹤了,密封君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紙包不住火,民間漸漸流傳起壹段故事,正是影射密封君殺死尹如玉,又讓魯太平下落不明。王上也聽到了風言風語,便讓手下去調查此事。李昑遇見密封君,故意提起城內的流言,還囑咐密封君要把屍體藏好,否則可是要掉腦袋的。密封君見李昑對自己如此不敬,他非常憤怒地掏出了匕首,想嚇唬李昑,誰知他根本不是李昑的對手,三兩下就被打倒在地。韓定錫好呂知等人也在追查魯太平的下落,大家想不明白,魯太平難道真的被密封君殺死了嗎?如果真是這樣,密封君又是如何處理屍體的呢。呂知拿出自己在密封君那裏盜取的幹花,她發現了壹片尚且保留著壹絲綠色的葉子,心裏犯起了嘀咕。李昑暗地裏跟蹤密封君的手下,殊不知樸文秀不知何時也悄悄跟隨上來,兩人跟著壹眾手下來到壹處荒郊野嶺,密封君的手下開始挖掘泥土,氣氛很是緊張。樸文秀不知緣故,李昑便低聲告訴他,這些人恐怕是在挖屍體。正在這時,遠處有人舉著火把走來,密封君的手下趕緊藏起來。只見來者竟然是呂知,她很快發現此處的泥土有被挖掘的痕跡,便不假思索動手接著挖。手下們悄無聲息地包圍過來,想要殺死呂知,多虧李昑和樸文秀及時出手搭救,這才沒有讓呂知丟了性命。手下們被打得倉皇逃竄,三人這才挖出了屍體,正是魯太平的屍首。這麽壹來,魯太平的死被徹底揭穿,主張正義的官員自然針對密封君提出抗議,可領相大人卻仍然支持密封君,還汙蔑韓定錫等人,稱他們故意往密封君身上潑臟水。韓定錫百口莫辯,這時,李昑忽然出現在眾人面前,稱自己可以作證,密封君的確犯下了許多滔天罪行。

第5集
李昑站出來告訴眾人,自己就是揭發蜜風軍罪行的舉報者。眾人面面相覷,難以置信,司憲府的大司憲李以謙怒目圓睜,指責李昑身為皇族,卻信口雌黃。然而,李昑言之鑿鑿,表示自己所說都是真相。李以謙壹心想維護蜜風軍,便氣沖沖地站起身來,反對李昑的所作所為,甚至對蜜風軍加以維護。韓定錫在壹旁幫著李昑說話,稱應該把蜜風軍拖到司憲府扣押。李以謙氣得說不出來話,這時,司憲府其他人也站出來替李以謙和蜜風軍說話,李昑冷冷地望著司憲府的眾多官員,他感到十分寒心,這些拿了俸祿卻只手遮天的惡人,只知道權力富貴,卻沒有人伸張正義。另壹邊,樸文秀與呂知去抓蜜風軍的心腹,他們二人聯合,很快就抓住了名為狗石的小嘍啰。很快,蜜風軍也得知此事,他咬牙切齒,恨不得將李昑千刀萬剮。司憲府現在遇到了極大的挑戰,如果拘捕蜜風軍,他們十分畏懼蜜風軍的勢力,可是如果置之不理,百姓們難免怨聲載道,到時候,恐怕司憲府也無法在朝廷立足。壹時間,朝廷上掀起了軒然大波。朝鮮君王也得知此事,便將此事提上了朝綱,大臣們眾說紛紜,有人為蜜風軍求情,有人稱李昑剛正不阿,讓君王也很為難。這時,李昑大步流星地走上殿堂,再三表明自己的立場,沒有受任何人指使,實在是發現了蜜風軍的罪行,這才前來揭發。即便如此,君王還是面露難色,李昑義憤填膺,索性出言要求父王將自己發配到偏遠之地去流放。此時,韓定錫和呂知等人帶著手下去抓捕蜜風軍,可蜜風軍仍然抵抗不從。這時,幾名黑著臉的將領匆匆趕來,稱奉了大司憲的命令前來抓捕蜜風軍及其手下,蜜風軍壹頭霧水,壹邊抗議壹邊被帶走了,樸文秀等人都歡欣鼓舞,認為司憲府終於做了件好事。
第6集
密封君雖然被發落了,但李昑也經歷了壹波三折。這晚,李昑正在郁悶,呂知忽然跑過來,熱情地邀請李昑同去喝酒聊天。於是,呂知帶著李昑來到司憲府壹幹人等面前,韓定錫和樸文秀都在這裏,大家舉杯慶祝,歡慶密封君被緝拿歸案,受到了應有的懲罰。同時,所有人都很感謝李昑,畢竟因為他挺身而出,才讓正義得以伸張。李昑倒是也不見外,索性與眾人開心地暢飲遊戲,大家玩壹種叫做“升卿圖”的遊戲,每個人隨機在圖紙上扔骰子,圖紙上寫滿了各種官員的名稱。李昑隨手壹扔,骰子竟然穩穩地落在“王”的位置上。大家壹片寂靜,這麽久以來,還沒有人坐到王的位置。李昑微微壹笑,只當是個微不足道的遊戲,爽朗地開起了玩笑,給每個人都封官加爵,還讓樸文秀當司憲府的大司憲。盡管是個遊戲,樸文秀還是美滋滋地手舞足蹈。另壹邊,李以謙等人正在秘密探討朝中形勢,他們將李昑和韓定錫等人視為眼中釘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後快。第二天,李昑與樸文秀壹同外出,經過這些天的相處,樸文秀覺得李昑為人氣度不凡,是壹個非常有男子氣概的君子。呂知也從百姓口中得知,李昑經常給百姓們送去糧食等生活用品,救濟貧苦的窮人,百姓對李昑感恩戴德,認為他是壹個十分難得的王子。然而,司憲府等反派卻想出了更為卑鄙下流的主意,他們故意找人散播不利於李昑的流言,將流言編造得不堪入耳,然後在民間流傳開來,打算以此貶低李昑的形象。密封君此時被關在小黑屋裏,他得知外面流言滿天飛,不禁眉飛色舞,盤算著打倒李昑,揚眉吐氣。直到現在,密封君還做著美夢,計劃著日後登上王位。此時,君王的身體有些抱恙,他猛烈地咳嗽,發現自己竟然開始咳血。君王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便將李以謙召入宮中,告知他,自己想讓李昑繼承王位。李以謙驚呆了,沒想到自己壹直以來押寶竟然押錯了人。

第7集
李以謙大吃壹驚,他大著膽子詢問道,王上怎麽會指定李昑當繼承人呢?王上波瀾不驚,李昑是當朝皇子,自然有繼承皇位的資格,只不過無論老論還是少論,從來沒有人支持過李昑罷了。李以謙越發震驚,王上卻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他還打算讓李以謙成為李昑的後備力量。李以謙跪在地上,汗水打濕了衣服,他並不知道,王上的身體每況愈下,如此種種,都是在為身後事做籌劃。老論其他人則還不知道王上的安排,他們甚至出面與李昑交涉,希望李昑撤回揭發密封君罪行的證據,還讓李昑用韓定錫來頂罪,就說這壹切都是韓定錫在背後指使。李昑萬萬沒想到,壹向公正不阿的老論派也會淪為權力的走狗,他失魂落魄地離開了老論,覺得對朝廷充滿了厭惡。李昑心中煩悶,對待呂知和樸文秀的態度也十分冷落,他幹脆來到酒肆,拿出大筆銀子,讓酒肆敞開大門,打算和全漢陽的百姓壹醉方休。另壹邊,呂知察覺到了李昑的異常,而老論也對韓定錫下手了,他們拿著壹封高法術,稱是出自李昑之手,指認韓定錫謀害密封君,還多次做了偽證。老論到韓定錫家裏大肆搜查,最後竟然翻出來許多銀子,他們認為這就是韓定錫腐敗的證據。呂知替韓定錫辯解,但是毫無用處,老論的人還是準備強行帶走韓定錫。這時,樸文秀舉著鋤頭趕過來,但他勢單力薄,實在無法與人多勢眾的司憲府抗衡。韓定錫囑咐樸文秀不要輕舉妄動,並且預言他日後壹定會成為司憲府的首領,用法律來執掌壹切。此時,李昑在酒肆裏酩酊大醉,他對朝鮮感到失望,只能借酒消愁。呂知和樸文秀等人急匆匆地去找李昑,希望他幫忙解救韓定錫,兩人無論如何都不相信韓定錫是壞人,如今,他們只能寄希望於李昑身上。由於韓定錫被栽贓陷害,密封君被釋放出來,他得意洋洋,以為自己可以東山再起。密封君迫不及待跑去找李以謙,但是李以謙對待他的態度很是冷淡,密封君察覺到自己即將被放棄,他這才慌了神,急忙懇求李以謙幫助自己。

第8集
王上已經決定讓李昑繼承王位,因為他始終覺得,李昑體內流著平明百姓的血,更適合當王的繼承人,不會匍匐在權力富貴腳下。此時,樸文秀和呂知壹起請求李昑,希望他幫忙救助韓定錫。李昑猶豫不決,呂知急的快要落淚,樸文秀在壹旁也是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很快,司憲府開始讓李昑和韓定錫面對面對質,讓韓定錫意外的是,李昑竟然倒打壹耙,稱是韓定錫主動來找自己,壹起汙蔑密封君。韓定錫整個人都楞住了,他壹直都相信李昑是個正人君子,為何會如此顛倒是非黑白呢?其實,李昑心中早就有計劃,他查到密封君的底細,知道密封君將罪行證據藏在了龍憲寺,便讓樸文秀等人去搜查,自己則拖延時間。樸文秀對李昑有壹種莫名的好感,甚至談得上是敬仰。呂知則在忙著觀察龍憲寺周圍的地形,她懷疑密封君會在寺廟外部加派人手,所以必須有備無患。李昑好奇地打量著呂知,這張美貌絕倫的臉蛋下面,竟然隱藏著壹個堅毅並且細心的靈魂。呂知見李昑壹直盯著自己,臉上竟然泛起了紅暈。密封君即將離開朝鮮,臨走前,他咬牙切齒地向李昑耀武揚威,表示自己壹定會得到至高無上的權力。呂知偷偷來到關押韓定錫的地方,她告訴韓定錫,李昑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找出密封君私藏的犯罪證據。韓定錫這才長出了壹口氣,覺得自己沒有看錯人。李昑偶然結識了市井英雄達文,達文知道司憲府的惡人吏判所做的秘密交易,李昑便急切地表示,自己可以滿足達文想要的條件,來換取情報。夜深人靜,李昑與呂知等人來到寺廟,四處翻找罪證,但是卻壹無所獲。另壹邊,韓定錫與李昑的親弟弟都受到了密封君壹派的暗害,失去了性命,所有人都悲痛萬分,難以相信這個事實。

第9集
李昑走在滂沱大雨中,他壹時難以接受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不由得十分悲痛,仰天長嘯,淚流滿面。現在,韓定錫已經死了,呂知和樸文秀想為他討個說法,但卻無濟於事,他們兩個人根本就不是司憲府的對手。樸文秀氣得咬牙切齒,他憤怒地嘶吼著,總有壹天,自己會闖進司憲府,把這群將法律視為無物的人渣全部抓起來,讓他們得到應得的報應。李昑知道,不僅是韓定錫,還有延齡君的死,都是密封君下的毒手。可是,如今的李昑根本沒有辦法與密封君對抗,縱使他知道自己的朋友和親人都是枉死的,但也無計可施。事到如今,李昑也逐漸意識到,自己雖然身份卑微,但好歹也是王室的血脈,只有自己繼承王位,才能給韓定錫等人洗刷冤屈,報仇雪恨。王上的病情日益嚴重,最後壹命嗚呼,然而他的王位卻沒有按照聖意傳給李昑,而是落入了壹個什麽都不懂的草包手裏,壹時間,國家大事全都停滯下來,新的君王難以擔當重任,面對眾臣的上奏,竟然只會以寥寥數字來搪塞過去,連宮女都要笑掉大牙。與此同時,李昑在民間備嘗艱辛,他流離失所,落魄地醉倒在路邊,達文不願看見李昑自暴自棄,他氣上心來,竟然用洗腳水潑醒了李昑。李昑倒是也沒有生氣,他很快振作起來,準備接著同黑暗勢力做壹番爭鬥。與此同時,呂知在集市上幫百姓幹活兒,她雖然生得嬌俏可人,但卻有很大的力氣,令百姓們交口稱贊。可是,呂知能做的只不過是力氣活,她不懂得廚藝,也不會女紅,很快就給大家幫了倒忙,大家不敢留呂知做活兒,只能讓她快點離開。晚上,呂知來到韓定錫家裏,看見韓定錫的妻女都過得很淒苦,不禁十分心疼他們。現在,樸文秀和呂知都對李昑充滿意見,認為是他害得韓定錫慘死。

第10集
有大臣詢問李昑,是否與韓定錫的關系很好呢。李昑避而不答,他原本以為只要堅持正義,就會無往不利,但直到如今才發現,得罪老論的人竟然如此可怕,他們真的是草菅人命,為了權力和富貴,他們什麽事都做得出來。今天是韓定錫的忌日,呂知和樸文秀等人便來到韓定錫家中,韓定錫的小女兒眼含淚水,為父親上香,漸漸地,所有人都啜泣起來,大家都明白,韓定錫是被人害死的,簡直死不瞑目。樸文秀深感社會不公,他氣憤地沖出門,恨恨地壹拳砸在樹上。呂知跟著追出來,樸文秀忍不住痛苦地大喊,韓定錫死得如此冤枉,可司憲府那些人卻好好地活著,而李昑恐怕也忘記了韓定錫的仇恨。呂知難過地表示,自己最近也聽到了有關李昑的傳聞,據說李昑在四處尋找可以依靠的救命稻草。這壹年,參加科舉的人非常多,而且多數都是先接任,也就是替別人占好座位的人。樸文秀也來參加科舉,他已經記不清這是第幾次了,只記得每次都會落榜。樸文秀喃喃自語,如果能選個前面的位置就好了,這樣才能早點看見試題,快些答題。考場大門壹開,所有考生爭先恐後往裏面跑,樸文秀被別人擠倒,壹時間竟然無法起身,多虧遇到壹個男子,他才被拉了起來。達文告訴李昑,呂知和樸文秀對李昑的誤會很深。可是,李昑並不打算解除誤會,他覺得是自己給大家帶來了災難,所以,所有人還是遠離自己為好。有清朝使臣來朝鮮,李昑負責去慕華館迎接,令他意外的是,竟然看到來者是蜜風軍。蜜風軍洋洋得意,李昑這才知道,蜜風軍故意讓自己來迎接,就是耀武揚威的。蜜風軍對李昑做出兄友弟恭的親近母語,李昑只覺得十分惡心。蜜風軍漸漸露出了醜惡的面孔,他還在覬覦王位。呂知還在追蹤韓定錫的事情,她想為韓定錫平反,便偷偷去翻案宗記錄,差點被司憲府的人發現,多虧李昑為呂知打了掩護......
百視達DVD專賣店,高清晰DVD影片,2019電視影集,2019電影DVD,高清DVD在線購買,百視達DVD專賣店,最新電視DVD,購買DVD影片 2019電影排行榜熱門電影DVD電視劇線上看2019大陸劇dvd線上看熱門陸劇DVD2019卡通動漫在線觀看熱門動漫DVD2019韓劇dvd在線購買熱門韓劇DVD泰國電視劇2019日劇線上看熱門日劇DVD2019台劇推薦熱門台劇DVD大台北DVD專賣店DVD影片專賣店美劇DVD專賣店2019歐美劇DVD熱門美劇DVD港劇DVD高清版熱門港劇DVD高清DVD購物網電視DVD在線購買